外貿出口,追尋生門

發布時間:2020-07-03 作者:外貿軟件 | 外貿管理軟件 | 外貿ERP | 外貿郵件管理軟件 | 外貿客戶管理-寧波暢想軟件股份有限公司

外貿出口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,每一個做外貿的企業家都應該認識到:新冠疫情的破壞力還僅僅局限于當下,中美甚至中西的全面T鉤才是長期威脅。從這個角度講,幻想熬過新冠疫情之后出口恢復如常,顯然是危險和不切實際的。


最近有官部門密集發聲強調出‘口企業轉內銷’,口氣之凝重、悲壯溢于言表……


6月22日,國務院發布《關于支持出口產品轉內銷的實施意見》,強調做好‘六穩六?!?,支持適銷對路的出口產品開拓國內市場,著力幫扶外貿企業渡過難關,促進外貿基本穩定。6月27日國務院再次召開穩外貿工作座談會,強調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,對穩定經濟運行和就業大局至關重要,強調下一步外貿環境依然嚴峻復雜,要積極應對困難挑戰,推動外貿促穩提質,為保就業穩經濟提供支撐。


往前追溯,從政治局會議到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,連續強調出口轉內銷。為什么?


4月14日,海關總署公布了疫情影響下的第一份進出口季度數據。一季度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6.57萬億元人民幣(下同),同比下降6.4%,其中出口3.33萬億,下降11.4%,進口3.24萬億,下降0.7%。海關總署發言人李魁文稱——


國際市場需求萎縮必然對我國的外貿出口造成沖擊,外貿新訂單減少等問題開始逐步顯現,我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困難不容低估。這種判斷方向正確,但深度不夠。


6月7日,海關總署公布數據顯示,1-5月進出口總額11.54萬億,同比下降4.9%;其中進口5.34萬億,下降5.2%;出口6.2萬億,下降4.7%。外貿數據持續下滑。


現狀冰涼毋需粉飾。上半年進出口數據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由疫情前的訂單在支撐,除了這個主要原因,1-5月出口數據中還包含著防疫物資出口激增這個重要因素,中外疫情錯峰,我國提前復工復產生產出了大量防護用品出口,美化了出口數據。


但這兩個積極因素都是難以維持的。首先,我國依靠堅壁清野式的特色制度迅速控制住了疫情后開始復工復產,但西方國家卻不認同這一模式,全球疫情仍舊在持續,大量出口訂單因此被延遲甚至直接取消;其次,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以后,我國的防疫物資出口還能維持當前的增速嗎?新訂單問題將長期持續困擾企業。


進口方面。疫情重創經濟和就業,抑制了居民消費,進口大幅下降并不令人意外。插句題外話,消費力不足的還有有價無市的樓市,只不過執行行政命令死命托底。


新冠疫情的影響還在持續,越來越多的外貿企業遭遇到了訂單荒。以外貿出口的大本營珠三角為例,近80%的中小企業都遇到了訂單問題,即使沒有被取消訂單,付款周期也明顯延長。庫存積壓、產能過剩、資金鏈斷裂……外貿企業妥妥入冬。


然而這還只是2020年,接下來的2021年、以及之后呢?疫情終將結束,逆全球化和去中國化,將令外貿出口企業長期面對如骨附蛆的關稅壁壘。還是那句話,疫情只是出口受阻的一個暫時因素,骨子里的病灶是中美、中西交惡,不除難愈。


有關部門嘴上不說不代表他們看不到。4月17日,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‘支持企業出口轉內銷’,就已經釋放出了清晰的信號,出口導向型經濟模式走到頭了!綱舉而目張,5月22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立即緊跟發聲‘支持出口產品轉內銷’。


與此同時,有關部門始終沒有放棄突圍。6月16日楊潔篪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舉行對話,這是中美高級別官員1.15簽署第一階段協議以來首次會晤。眾所周知,疫情之下1.15一階段協議執行情況完全不樂觀,中美外交高官會談用時很長但毫無建樹,雙方分歧非但沒有緩解,反而愈演愈烈,新華社通稿——


雙方就中美關系和共同關心的國際與地區問題深入交換了意見,充分闡明了各自的立場,認為這是一次建設性的對話?!ㄔO性的對話、深入交換意見’都懂吧?各說各話。通稿通篇都在說楊潔篪說了什么,而對蓬佩奧說了什么卻鮮有提及,不難想象談判時的場景:雙方針鋒相對,蓬佩奧的話很那啥,完全無法直接引述。


之后呢?為期3天的會議今日落幕,關于H.K的的表決舉世關注,在此之前雙方相關官員簽證已經被咔嚓掉了,結果難有意外,鴻溝進一步加深,外貿更難了……


出口被封堵,變法求生存,這是上述有關部門密集發聲出口轉內銷的內因。然而,


出口轉內銷,完全不是某些紙上談兵的人想象的‘在國內賣和在國外沒什么兩樣’,雖然都是賣產品、賣服務,但在市場分工清晰的今天,出口和內銷有著質的區別,屬于兩套截然不同的生態系統。筆者曾和多位從事外貿出口的企業主溝通,歸納起來普遍認為:出口企業轉向內銷,面臨一系列水土不服困難難以克服——


主要問題在市場。最現實的是,企業出口的產品是某個大型產業鏈中的中間一環,國內根本就沒有相應的市場,內銷給誰?其次,出口和內銷的市場營銷策略不同,出口只需要跟著外貿訂單走,接到訂單就開足馬力生產、交貨、結算……而到了國內呢?銷售渠道紛繁復雜、政府和市場關系微妙、各路過路神仙都讓企業頭大,已經不適應國情了。還有一點,當前國內同質化競爭之激烈,外行是很難想象的。


套用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,看過水滸的人都知道「馬上林沖,馬下武松」的說法,二人分別是馬上和馬下的佼佼者,但你把兩個人的戰斗場景換過來試試?無論讓重盔重甲的林沖沒辦法借助馬力,抑或讓輕衣短打的武松面對防護到牙齒的騎士,那戰斗力還剩幾何呢?「尺有所短、寸有所長」的道理在出口和內銷上同樣適用。


總結下。從外貿出口企業轉向內銷面臨的一系列難度看,這注定是一條荊棘密布、溝深壑險之路,一不留神就會墮入深淵;而從轉內銷后對國內市場的沖擊來看呢,無疑將令國內已經飽和、過剩的同類企業生存更加艱難,大家的利潤空間都更小。在一個競爭飽和的市場,無論吞掉小民企還是被國企吞掉,掙扎的姿勢注定慘烈。


出口轉內銷還有一個致命傷無法避免。眾所周知,我國的外匯儲備主要來自外貿順差和外商投資,而出口轉內銷將導致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。數據顯示,今年一季度我國經常賬戶逆差337億美元,而去年同期是順差490億美元,怎么比?這無疑會導致外匯儲備下降,并進一步導致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加大,加速外資撤離。


5月18日,《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》正式公布……統攬全篇不難發現,從提法到內容上這都是一份指導未來發展道路的綱領性文件。


回歸!意見強調了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、創新力、控制力、影響力、抗風險能力,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,提高國有資本收益,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??梢灶A見,未來的一切改革都將圍繞著這個核心展開。留給出口導向型企業只有兩條路可選,要么跟隨產業鏈平移業務至低關稅區,要么從此出口轉內銷。是該未雨綢繆了。

作者:阿甘看天下